加入微信:51mokao加入QQ群:271130118设为首页
来自考友群:保安文学
举报 

平淡蕴传奇

“平淡蕴传奇”

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追忆仇珊先生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11月8日,仇珊先生三女儿非常难过地在电话那一端告诉我:“父亲走了”,令人惊怔不已。上半年去仁怀殡仪馆为一个老人送行,远见过仇珊先生,精神一如既往常,并无病态。因为临近黄昏,他还戴着一副橙黄色眼镜,我俩的聊题是从眼镜开始的,他摘去墨镜,说明自己有眼疾,不遮一下“对不起观众”。我当时想,书画家大都放浪形骸,不修边幅,而仇珊先生却反其道,十分在意自己的形象,就这一点说,他的确是一位才华出众、热爱生活的艺术中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知道仇珊是在公社年代,“公社”这个词汇已经很快消亡了,但在我们那一代人心中永远都是个结。从公社到县城开会,住进唯一的招待所(时年县里最有派头的接待地),招待所大门口总要拉上这个会的会标或是欢迎性、庆祝性横幅,有人告诉我:“那是交通局的仇珊写的”。我有点纳闷,这样的事往往是县委县政府办公室的秀才们或是宣传部门的事,怎么会是交通局来办呢?这会那会的记忆很快弥散了,而仇珊这个名字,从此再没有被忘怀。直到我已经从公社调往城里,在作了地区文联主席之后,才真正和仇珊打起交道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这种从公社年代的物质贫乏走过来的人,对改革开放新时期怀有感恩也有不甚了了之情,“物质不够精神凑”惯了,形而上的东西似乎永远高高在上,经济成就举世瞩目,而大潮之下的花花世界,令人眼花缭乱,心有余“忧”。这时,有人介绍我说:仁怀有不少官员出书,还有一个家庭举办“文化展”,颇令我兴奋。于是跨进了仇珊家,他的妻子蔡回琼和女儿热情地带领我楼上楼下参观“仇珊家庭书法美术摄影展”,全家参战,是家庭文化的集大成,具有很大的震撼力。后来我又看了仁怀三元农民马戏团,和一些文化艺术界人士交谈后,心中涌起了一份冲动。不久,即通过《贵州日报》、《遵义日报》、《今日文坛报》等发表了《仁怀的文化“文化现象”》、《“仁怀文化现象”对我们说》等调查报告和理论文章,从繁弦急管似的仇珊家庭文化谈起:

        “仁怀文化现象中,有一个很突出的景象,即许多以知识分子为主体的家庭,整体性地构建起家庭文化的壁垒,而另一些文化不高的家庭,也同时开始了精神上的脱贫,以文学和艺术的形式填补家庭物质生活之外的空白,召唤起人类精神的崇高感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学校教育有严正的一套章法,而家庭教育却千种万种,因此,家庭文化的发展和净化,如果能从仇珊一家走进千家万户,就能整体提高社会的文明程度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时仇珊还不是文联主席,因此他们的家庭文化就带有典型意义。仁怀县领导大力宣传推动,省文联又专门在县里召开“仁怀文化现象研讨会”,仇珊一家也主动走出县门,到皇城根的中国美术馆去举办家庭文化展览并引起轰动。于是仇珊的名字,很快和文化、文联、艺术这些门类律动起来,成为仁怀乃至贵州颇具证明力的符号。省文联“仁怀文化现象研讨会”的召开,据时年的县常委、宣传部长告诉我,对次年仁怀获得全国文化先进县起了很大的作用。那么,依此类推,仇珊家庭的突出贡献也就是不言而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积善人家必有余庆,在此之后,仇珊带着他的艺术,走遍大江南北、红色故地创作百米长卷,发起“弘扬德治 ,万里寻根”活动,仇珊以一家之力,为宣传乡梓尽到了自己的绵薄之力。我知道,这里面的艰辛和“不讨好”是一言难尽的,但家乡的事,是一定需要这样一类人来做的,大家都往钱眼里钻,物质的大厦高耸入云,而精神的土地却干涩着,再多的荣跃高楼也会坍倒下来的。
]
        大约就是这一段时间的“亲密接触”,仇珊先生主动问及我“要字否?”那时节,向他求字的人很多,我还不好开口,他这一说,我倒“得寸进尺”要了他一幅书画作品,后来还收入到我的《还这模样》一书中。待我把这本新作送给他时,仇珊先生取下他的“橙色墨镜”,仔细端详了他的作品,不无慨叹地说:那是他感情充盈时的佳作。我为自己虽不识货而冒失地获取别人的成果有几分欠意,当即说:如果先生要保存,定当奉还。仇先生马上说:不用不用,你珍藏最好。今天,先生仙逝,千金难买亡人笔了,我特意把他的画作与此文一起配发,发作纪念。

        去年国庆,仇珊先生把他刚出版的《诗漫风云》一书赠我,还在电话上希望我写“读后感”。由于那一段正是我的“大忙”季节,真还没认真读来。当我知道仇珊先生“走了”时,才把书找出来,从头到尾地翻了一遍,我真钦佩先生的记忆力和书画家的多才,他仅用三个月的时间,全凭大脑,一口气写了300多首诗,把自己的童年、求学到工作、退休,一古脑儿地梳理下来,而且句无重句,诗有诗形,按年序排号,没有一年一月的遗漏,好似急等要向谁交待什么似的,而且,全书的最后一首诗《预感——忆三哥》,说:“他总有不详的预感,要我调回地方,经他努力,终于实现。我回地方后三哥去世,他的为人方式及工作能力一直受到人们的赞扬。”读着读着,我有些神了,先生似乎也在“预感”着什么,从他开始构思写这本书、完成这本书至到去世,也是两年,是他要去天堂陪三哥?亦或是上天已经“安排”他向世人“诀别”?一切都已成为历史之谜。欧阳修《唐华阳颂》曰:“死生,无地之常理,畏者不可以苟免,贪者不可以苟得也”,不管先生是否有所先觉,他已经负责任地把自己的一生总结了。在“开篇词”的首句,他写道:
 
        “诗行是足迹,平淡蕴传奇”。
        他用诗行,展现了自己平凡而传奇的一生。
        诗人走了,书家走了,但是,他的诗在,书画在,摩崖石刻在,精神还在,先生永存!
 


更多保安内容及题库 点这里进入


        ---资料来源于网络---

喜欢数:0 |人气:159 |评论数:0